IMG_8510

    智能制造是制造业创新转型的核心途径。智能制造涵盖了数字化、柔性自动化、精益化、智能化和绿色化,而其中,数字化在智能制造推进过程中,发挥着穿针引线的核心作用。

    二十一世纪以来,传感器、物联网、人工智能、云计算、边缘计算、大数据分析、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混合现实、协作机器人、数字孪生、数字主线、增材制造、机器视觉和区块链等信息技术、自动化技术和制造技术发展如火如荼。

    同时,伴随着互联网的普及、移动通信的迅速发展,电子商务、移动支付、社交媒体、长短视频等各种应用快速改变着大家的生活方式,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企业的运营模式。例如,消费品制造业在一次又一次的“双十一”大战中不断历练,越来越多的销售额来自在线营销;工程机械、商用车等行业常常是把产品销售给设备租赁公司,租赁公司再将设备出租给使用者,这种购买者和使用者分离的状况促使行业领军企业积极构建工业互联网平台,添加物联网盒子,进行远程监控和定位,实现远程锁机;而推进智能驾驶、车联网应用,以及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强制性远程定位与监控,迫使汽车行业推进产品智能化,实现软件定义汽车;在医药和食品行业,国家有强制性的监管和追溯要求;而对于高污染行业,环保部门也借助物联网技术进行实时监控;新冠疫情之后,网络视频会议、流程机器人自动化(RPA)技术实现了爆款应用。


    这些新兴技术的应用,不仅改变着企业内部的运营模式,也在彻底变革企业的营销模式、研发模式、服务模式、管理模式和决策模式,已经远远超出了传统的“信息化”范畴,“数字化”,成为一个更高层次、更准确,具备更深内涵的术语。这次数字化的大潮已经不再仅仅是一个又一个信息系统的选型、应用和集成,而是考验企业如何能够通过应用各种新兴信息技术,在客户需求日趋个性化、产品生命周期越来越短、产能过剩、竞争加剧和劳动力不足的环境下,探寻创新与发展之道。

   从2013年德国工业4.0启航,到2015年我国提出中国制造2025,再到近年来我国大力推进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各种新理念不断推波助澜,最终,在全球各行业巨头积极推进数字化转型的示范效应带动下,我国企业也汇入了数字化转型的洪流。其中一个重要标志就是2020年9月,我国国资委发布了《关于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工作的通知》。

   数字化,意味着企业可以将一切文档数字化,实现无纸化办公;意味着企业应当建立一体化的信息系统,打通业务流程断点,无缝支撑业务运营;意味着通过企业可以利用互联网和云计算资源来实现在线销售、在线采购、在线招聘和在线服务;意味着企业将产品转化为具有计算(Computing)、通信(Communication)和控制(Control)能力的CPS系统,实现产品智能化;意味着企业可以通过传感器和物联网来远程监控自己生产的产品,触发故障预警,乃至实现预测性维护;意味着企业可以在设备互联的基础上,实现对企业生产、质量、能耗和设备运行状况的实时洞察,真正构建数字化工厂;意味着企业可以更好地与上下游企业进行供应链协同;意味着企业可以确保交易的安全,产品能够遵从法律法规和标准;意味着企业可以推进异地协同设计,实现多学科仿真与优化,从而缩短产品上市周期;本质上,还意味着企业可以使用更少的人力资源,创造更高的生产力。


    因此,数字化是一个不可逆转的潮流,数字化转型的本质是通过信息技术在深度、广度方面的持续应用,来支撑企业本身的业务转型与变革,能够帮助企业更好地应对各种不确定性。


    当今世界,唯一的不变就是变,只有能够顺应数字化大潮的企业才能随需而变,实现可持续发展。从根本上说,数字化是信息化的高级阶段,是全面深入应用信息技术来创造价值的更高境界。


    

扫一扫 访问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