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9728933122副本

    当前,互联网与各行各业融合创新步伐加快,其产生的化学反应和放大效应不断变革研发设计、生产制造和营销服务模式,成为焊割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新引擎。其三大问题凸显,传统模式阻碍发展:
    首先,智能制造标准规范体系尚不完善。

    我国智能制造标准规范体系不完善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智能制造顶层参考框架欠缺。我国尚没有建立完整的智能制造顶层参考框架,智能制造框架逐层逻辑递进关系尚不清晰。目前,德国电气电子行业协会已发布工业4.0的参考架构(RAMI4.0)并定义工业4.0组件,为企业发展未来智能产品和业务模式奠定基础。同时,以ATT、思科、通用、IBM、英特尔等公司为首的美国工业互联网联盟从物理系统、传感器与执行器、设备管理、数据管理、分析服务、应用与集成、商业系统等七方面构建工业互联网参考框架。二是智能制造关键技术标准尚不统一。与智能制造相关的物联网、智能装备及机器人、大数据、云计算、软件等关键技术具体发展路径不够清晰,对应标准规范尚未统一,造成不同厂商产品间兼容性较差,集成难度高。
    其次,工业互联网架构体系亟待破解。

    工业互联网是实现设备、产品、人等互联互通的多种异构网络的集中组网,是网络的网络。工业互联网中的异构网络既包括RFID、蓝牙、Zigbee、WiFi、蜂窝网等适用于不同通信距离、具有不同通信协议的无线通信网络,也包括基于TCP/IP协议的互联网和专用协议局域网等有线网络。不同异构网络间在网络架构、参考框架、数据结构、应答机制、寻址方式等通信协议内容方面具有较大差异。如果异构网络间的融合问题解决不了,工业大数据的交互、存储和挖掘等都将会受到限制,产品全生命周期的增值服务也会受到影响。因此,需要明确异构网络间网关的转接机制,建立一个能够融合不同异构网络的、统一的工业互联网架构体系。
    最后,传统焊割行业管理模式与“互联网+制造业”新模式不相适应。

    工业化时代体制机制及管理模式与“互联网+制造业”新模式不相适应,主要体现在三方面。

    一是传统生产关系与新兴生产关系的不适应。

    新生事物的蓬勃发展必定会对既有规则带来冲击。国家对“互联网+制造业”创新发展趋势应对不足,缺乏长远的战略思路和有效的管理模式。现行制造业政策仍是旧有工业化思路的承袭,可能会在监管尺度、行政审批等方面对“互联网+制造业”发展产生阻碍。

    二是产业加速跨界融合与条块分割的行业管理体制的不适应。

    “互联网+制造业”并不只是工信部门的事情,而是政府所有部门高度协同、统筹规划的一篇大文章。目前,政府信息化推进部门在整个政府系统仍处于技术与工具层面的从属地位,缺乏跨部门、跨行业的统领全局的能力,这会导致相关部门间信息孤岛的形成,难以适应“互联网+制造业”所带来的产业大变局趋势。

    三是不断增长的基础信息资源共享与业务协同需求和监管方式不适应。

    焊割制造业产业链上下游各环节的高度协同对企业征信数据库、行业数据库、法人数据库等基础信息资源的建立、开放和共享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当前,我国尚未建立起能够应对行业基础信息资源共享的业务协同保障机制和监管方式,严重制约了产业链上下游的信息资源的开放共享。

17616562676
扫一扫 访问手机站